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琼 > 止语禅修81天 与自我化敌为友

止语禅修81天 与自我化敌为友

带着一缕微弱的觉知之光,我走进了自己的黑暗之中。开启了一个现代东方人西行“取经”之旅。

内战基本结束。我不再与自己为敌。

无论当下的身心升起什么觉受,只是去感知。对好受的,知道它们很快散去,因此用心享受;对不好受的,能流动者,就让它们自然流动。有时因情绪模糊不清或来势汹涌,依然会否认、分析、纠正和逃避。但对所有这些反应,都保持觉察。

接纳自己、不与自己为敌,这不是一个头脑的决定。

而是在经过多年的自我探索,尤其是经历了81天内观止语禅修,在成百上千次面对过自己的脆弱、无价值感、愚蠢、恐惧、慌乱、情感饥渴、冷酷无情、人格面具、哀伤、愤怒、怨恨、残暴、羞耻、绝望……又成百上千次体验过内心升起的爱、平静、柔韧、力量感、与万物的连接感之后,我在更真实、更完整的层面上,看见了自己。

 

 1

2014年起,由于陷入抑郁状态,我暂别了16年的媒体工作生涯,投入全部心力,探索自己的内在世界。

系统学习荣格分析心理学及精神分析,亦涉猎催眠、舞动治疗等(于2015年底取得国家二级咨询师咨格证)。同时每周接受个体心理治疗两次,团体治疗一次,一步步走入内心的刀山火海、沙漠、冰川……甚至地狱。

内心空间开始变宽。但对自己的理解越深,触动、激活的情结也越多。所有曾被忽视、被压抑、未曾被了结的情结,都醒过来,要被看到,被理解,被完结。

2016年8月份起,自动进入一种冥想状态。不想与外界接触,只想要闭着眼睛,一路向内,持续面对内心涌现的洪流或清泉。仿佛一条有生命的、被深度清理和开挖过的河流,要蜷缩着回到大地母亲的子宫中,不言不语,只在那片绝对安全、宁静、不受干扰的空间中被重新孕育、灌溉、康复。

 

 2

2017年春天,我西行缅甸,在向以严格著称的班迪达森林禅修中心,进行了81天的内观止语禅修。

选择81这个数字,是因为想到了《西游记》里唐僧师徒经历的81难。

《西游记》是一个伟大的隐喻故事。

从东到西,那是太阳升起、落下的方向。

是一个呼吸从起到落的完整节奏。

是生命开始、进行、逝去的抛物线。

取经,则喻示着人在历经苦难后获得觉性的过程。

八十一难——只有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,人才可能见到真经。所谓九九归一。

作为一个一路向内的探索者,选择这个禅修的天数,意在激励自己不畏艰难。

带着一缕微弱的觉知之光,我就这样,走进了自己的黑暗之中。

 

 

3

凌晨3点起床,晚上9点半回到住处。每天18个小时处于内观禅修状态(其中坐禅8小时,行禅6小时,就餐、洗浴等生活禅4小时)。

期间必须收摄眼根、舌根、耳根,意根等,像一个病人、哑巴、瞎子、聋子一样,行动缓慢,严格禁语、不东张西望,不应酬、不社交、不与人目光对视,不关心周遭的一切,不做与禅修无关的事,只把注意力全然放在自己的身心上,观照身心当下升起的现象。如身体的觉受、心念、情绪的波动,六根处的觉知等等,观其如何升起,如何变化,又如何消失。

内观期间,尽可能不思考、不分析,不推理,不阅读,只是去感受。即用心眼,去看。

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旅程。事实上,它非常艰难。

虽置身于众修行者之间,实则孤身一人,需要面对那蚀骨的孤独之冷;身体远离了俗务,内心却依然萦绕在过往的经历与感受之中;虽然不与他人交往,外界的风吹草动依然会激起内心的波澜,自我的冲突也会不由自主地投射到周围的人与事中。

每一天,我都在面对身体的痛苦与情绪的旋涡。

好在,饮食起居都被安排妥当,修行者们在这里,除了禅修之外,没有任何别的事需要操心。对我而言,这是一个理想中安全、安静又友好的环境,让我可以全然沉入自己的世界。

 

 

4

在持续的观照中,内心环境每天都在更新。越来越多的内心冲突被看到。

禅修的最后一个月开始,内心冲突减缓,平静与喜悦频频出现。有时,连续五六个小时处在一种极深的平静之中,常让我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已然远离伤痛。直到下一个“风暴点”被掀开,才知道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面对。

但随着观照力与定力的提升,情绪、感受和念头基本上都能被如实了知,内心中不同的声音也都能获得空间去呈现、表达,越来越多的细微处被看到。

看到所有的感受、念头,无论多激烈,多伤痛,都能在观照下渐次呈现、流动。

看到身心现象的生灭,也能在现有觉知范围内,看到一点点缘起。

 

5

我看到,人的本能及其过往经历是如何驱动人在世间无意识地奔波、寻求,又如何变身为人性的枷锁,将人一天天、一年年、一世世地囚禁在生活的洪流之中。

我看到,我的任何言行举动、我对人对事的任何反应、身心升起的任何觉受,无论显得体面,还是不体面;舒服,还是不舒服,都有其因缘。它们不仅受当下情境的制约,受过去生活经验的影响,还受人的本能、人类在漫长历史中所积累的反应模式所驱使。

我看到,所有内在的觉受和大部分外在的呈现,是自动发生的,不受我个人意愿所控制,也不因我的努力而有实质性的改变。比如,有时候我明明要做一件事,却反复拖延。有时候,想要轻松自如,心里却充满紧张和戒备……这拖延、紧张、戒备的感觉,不是我想要的,我却无法阻止和消退它们,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从心里升起,并占据整个身心。

所有的经验都在告诉我,身心的觉受会在什么时候出现,会停留多久,会以什么样的强度和形式呈现,会在何时消退,都有自己生灭的规律和节奏,皆因不同的因缘而定。

我无限悲伤地看到,我无法逃离自身的困境。

所有我不愿面对的,都会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出现在我面前。无论我多么想要管理好自己,想要使自己显得得体、合宜,如果我不能看到并善待每一个当下的真实感受,我的管理、干预、控制、忽视、否认……不但一事无成,反而会使内心环境变得越来越糟糕,并让我活得越来越固化、狭隘,筋疲力尽……并最终感到生不如死。

我看到,每一个痛苦的觉受,都在指引我去了解内在的冲突和伤痛。

我看到,好与坏,对与错,应该还是不应该……这样的概念正在我心中淡化。面对自己和他人呈现的状态, “评判”机制不再占据核心地位。有时,它自动升起,想要“理解”的心也会很快跟进。透过表面现象,去体会自我、他人及事物当下的状态和缘起,对我而言变得更为重要。

我看到,当我能够放手,允许自己去感受每一个当下的真实状态,就会发现这些状态并不是固化不变的,它们因缘而生,因缘而变,又因缘而灭。它们一直在流动。

我看到,人的觉知力,可以救人于水火之中。

我还在还在某些时刻看到,当一切能够自然流动时,生命会自动地,接通爱与力量的源泉;会自动地,走向本性的圆满。

 ……

 

 

6

每一场与自己的战争,都让我在撕心裂肺的剧痛中,看到更多的真相。

看到自己的局限,也看到自己的宽广;

看到脆弱,也看到力量。

看到黑暗,也看到光明。

然后我意识到,

那局限不是我,宽广亦不是我;

脆弱不是我,力量亦不是我;

黑暗不是我,光明亦不是我。

痛苦不是我,喜悦亦不是我

……

我无法停驻在任何状态中。“我”只是一系列身心现象的集合体,因不同的因缘,呈现不同的状态。

慢慢地,那无处不在、深入骨髓的自我敌对、自我打压之手,开始松开。对自己的爱意、接纳感日益增多。

我于是知道,内战正在结束,我开始获得一些能力与自己亲密共处。

这松开,是逐渐地、自动地发生的、不是我控制得来的。

 

7

4月中旬,回到广州。在自己的家中,依东向西,虔诚跪拜。

感谢过往的经历,将我导向这条自我探索之路。

感谢生命中出现的一切人与事,感谢所有因缘的聚散离合。

感谢我的父母给我生命,让我有机会来体验和穿越这一切。

感谢我的孩子,让我有机会来重新理解和陪伴生命的成长。

感谢佛陀及其教导的禅修法门,感谢缅甸班迪达禅修中心,让我得以直面生命真相。

我知道,自己所知尚浅,这条觉知之路,刚刚开启。

(本文原载于“归根之旅”微信公众号,扫码可关注。亦可就自我探索及各种心理问题与作者互动)

推荐 65